聆聽衡陽丨愛早起的衡陽人,你聽到的麻雀叫聲是這樣的嗎?

  ?


  聊著它們自己曾經在鄉野中四處覓食而被稻草人嚇飛的陳年舊事……

  然后,它們又展開翅膀,齊齊飛往不遠處的一株香樟,開始一個新的話題。

  這些麻雀是從哪里來的?是從遙遠的鄉村“農轉非”的嗎?如果是從鄉村來的,那它們因什么而來?是厭倦了鄉村還是向往著城市?我不得而知。

  http://qn2132.res.aheading.com/%E6%99%A8%E5%85%89%E4%B8%AD%E7%9A%84%E9%BA%BB%E9%9B%80-3.mp3

  ■朗讀者:薇西


  晨光中的麻雀

  ■曾利華

  小區是在麻雀嘰嘰喳喳地相互交談中醒來的,我也是,小區內長勢茂盛的花草樹木也是。

  小區坐落城北,遠離市中心。昨夜的一場春雨,來得急,去得也快,但卻很快讓小區陷入了濕漉漉的寧靜。這種寧靜一直延續到晨光熹微,才被嘰嘰喳喳的麻雀聲打破。

▲本文圖片均來自新華網

  起初,聽到麻雀的叫聲,我以為時間很晚了。當我睜開矇眬的睡眼,伸手拿起床頭柜上的手機一看,才早上6點。我甚是惱火: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,這么早就起來吵吵嚷嚷,當年被列為“四害”之一,真是罪有應得!可我靜下心來,細細聆聽它們爭先恐后嘰嘰喳喳的叫聲后,竟慢慢聽出許多樂趣。

  我想,這些城市中的小精靈,定是因為昨夜的那場雨,而早早歸了巢,或棲身于某個屋檐,度過了一個夜晚。當天色漸亮,它們便早早出來,齊聚小區空坪中的某棵桂樹,一邊上下跳躍,一邊聊著昨天那“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”的春雨,聊著這座古老的城市不斷的擴張和日益煥發的新顏,聊著它們自己曾經在鄉野中四處覓食而被稻草人嚇飛的陳年舊事

  然后,它們又展開翅膀,齊齊飛往不遠處的一株香樟,開始一個新的話題。


  聽著聽著,我突然發覺這些麻雀真是可愛,在這個靜謐的清晨,它們婉轉的叫聲,清澈而純粹,就像天籟之音,悠揚地飄在小區的上空,讓那些如我一樣先是在沉睡中被喚醒,爾后聆聽著叫聲恍惚間回到了大自然懷抱的人,盡情享受著喧囂來臨前難得的一份愜意和寧靜。

  其實,在我老家的房前屋后,田間地頭,山野草從,麻雀最為常見。特別是時入酷夏,一大片的田野,翻滾著金色的稻浪,長滿艾草的田埂上,時常可見一只又一只的棕黑色麻雀,跳來跳去,啄食蟲類或谷粒。而在村前的禾坪上,三五成群的麻雀也不畏灼人的陽光,從半空中箭一般地俯沖而下,停留在一片散發清香的稻谷前,飽食一頓后才心滿意足疾飛而去。


  就在我放飛思緒的時候,兩只麻雀來到了我臥室的窗戶上,它們一邊歡快地鳴唱,一邊在防盜網上跳來跳去,相互嬉戲。我和衣而起,輕輕地拉開窗簾,不想卻被其中的一只麻雀察覺,它扭轉腦袋瞅了我一眼,便撲棱著翅膀尖叫著倏地飛向不遠處的一棵香樟樹,另一只也一路鳴叫緊隨而去。我暗自笑了,其實我并無惡意,我只是想近距離瞧瞧這類久未接觸的小精靈,但它們卻因我的舉動受了驚嚇。


  “因羨春光覓遠芳,才停一樹又奔忙。風寒翎羽聲聲亂,破草屋檐飲嚴霜。”臨窗而立,略帶涼意的春風輕拂著我的臉頰,幾句關于麻雀的古詩句躍入腦海,我的心頭蕩起一片小小的漣漪。

  窗外的桂樹、香樟樹上仍有數只麻雀嘰嘰喳喳,竄上竄下,不遠處的柵欄圍墻上,也有幾只駐足停留。看著這些小精靈,聽著它們歡快的叫聲,我突然問自己:這些麻雀是從哪里來的?是從遙遠的鄉村“農轉非”的嗎?如果是從鄉村來的,那它們因什么而來?是厭倦了鄉村還是向往著城市?我不得而知。

  但我清楚,這些身材嬌小、外表樸素的麻雀,它們時常成群結隊從城市的上空一掠而過,已然成為一道別致的風景,引得那些沒有農村生活經歷的小孩們駐足觀望。而在這座繁華的城市,更多的麻雀則散落于各個公園、小區,甚至街邊的某棵小樹。它們已經融入這座城市,并成為其中的一部分,為這個城市增添了一份活力與亮麗。

  作者簡介


  曾利華,男,1974年10月生,中國散文學會會員,中國微型小說學會會員,湖南省作協會員。(編輯:梁麗君 責編:雷昕 三審:張文凱) 返回衡陽全搜索首頁>>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回頂部

熱點新聞

本站熱圖

關于我們 - 集團簡介 - 廣告服務 - 誠聘英才 - 聯系方式 - 友情鏈接
Copyright © 2016-2020 衡陽全搜索 All Rights Reserved
新聞熱線:0734-8611110 廣告熱線:0734-8686235 發行熱線:0734-8223670
版權所有 ICP證:湘ICP備12013025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3120180009 湘公網安備 43040702000120號
ag8.com亚游 -贵宾会新路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