聆聽衡陽丨你的老屋里,也滿是昨天的碎片和明天的光斑嗎?


  我仰著頭,看到時間在風的翅膀上流逝,是它帶走了我的童年,把歡樂留在了我的記憶中,至今沒有褪色。

  看到村口被風雨推倒的柄桃公家的老屋,野草在土磚墻上肆意瘋長,傾頹下來的椽木,斜搭在斷墻上,攀藤植物順勢沿著木樁爭搶著陽光

  
      ■朗讀者:薇西

  故鄉的天空

  ■石澤豐

  已是晚上十一點多鐘,我坐在院子里,母親在里屋睡著了,隔壁的鄰居也都睡著了。這是剛立夏后的季節,星星灑滿了天空,一輪彎月斜掛在頭頂上,白云從下面飄過。仿佛是月亮在飛速地躥出白云,掙脫著歲月的枷鎖,它一會兒探出頭來,一會兒又隱沒其中。這是在我的老家,在我出生的地方,在我好多年都沒有回去過的故鄉。我仰著頭,看到時間在風的翅膀上流逝,是它帶走了我的童年,把歡樂留在了我的記憶中,至今沒有褪色。


  眼前的這棟老屋,父親的遺像掛在堂屋中間。他是這個房子當年的主人,他不在了,一張相片凝固了他的笑容,似乎也凝固了我們曾經相處過的日子。但在今夜的月光下,我分明感到有種東西在散發,從時間捆綁的繩索中掙脫出來,那是什么呢?是一種情感,是揮之不去的故鄉情結。越是看著故鄉的天空,這種感情散發得越強烈。

  四下,一些蟲鳴是如此的熟悉。我當年躺在涼床上聽過,頭枕在祖母的腿上,聽她講故事,感受著她輕輕搖動著蒲扇為我帶來涼風。記得祖母最擅長說牛郎和織女的故事,每每她說到織女被王母娘娘帶走之后,我就迫不及待地追問起來:織女去了哪里?她現在怎么樣了?這個時候,祖母把蒲扇一揮,說:她就在月亮的后面,你如果能數出一萬顆星星來,織女就會出來。于是,在童年的夏夜,我總是情不自禁地仰望著天空,數著星星,我多么想我是第一個數出一萬顆星星的人,是第一個數著星星讓織女出來的人。可是,我總是數著數著,就睡著了,直到今夜,我都還沒能數出一萬顆星星來。


  后來我才知道,這是祖母編造的一個故事,可是故事永遠是那么有吸引力,永遠是那么新鮮,就像載有星星和月亮的天空,永遠懸在我們的頭頂。但是我的祖母呢?和我祖母一樣的長輩們呢?在時間的河道里,他們一個個閃到星星的背后去了,包括我的父親。我相信,在此刻,在我注視這些星星的時候,我的祖輩們一定在星星的背后看著我,看著他們的子子孫孫,看著人世間的煙火。這樣想著,我就感到故鄉屬于每一個遷徙者靈魂所系的居所,是精神依存的地方。老屋很自然就有了那么一種莊重,那么一副沉默的神情。


  村莊里,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以前建造的小瓦屋已經不多了,它們多數要么因長期無人居住被風雨相繼推倒,要么是被建造這些房子的子孫們拆掉,換了地方重新建起了樓房。我這次回來,中午時分,看到村口被風雨推倒的柄桃公家的老屋,野草在土磚墻上肆意瘋長,傾頹下來的椽木,斜搭在斷墻上,攀藤植物順勢沿著木樁爭搶著陽光,整個村子顯得格外寥落,我的心里沉甸甸的,有一種說不出的悲涼。我抬頭看看天空,天空無云。


  現在,我一個人坐在自家的院子里,回想著童年的夏夜,回想著那些扎根在心田深處的童年故事,以一個游子的心去感受著老屋殘存的溫度,感受著母親的氣息和鼾聲。我想,如果哪一天母親不在了,她的氣息與鼾聲隨之消失,老屋便會成為一個空殼,溫度也由此冷卻,我還會回來坐在院子里看天空嗎?我還會回到故鄉,把天空上的星星數上一萬顆嗎?我沒法給自己一個準確的答案。(編輯:王丹 責編:謝雨鳳 三審:張文凱) 返回衡陽全搜索首頁>>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回頂部

熱點新聞

本站熱圖

關于我們 - 集團簡介 - 廣告服務 - 誠聘英才 - 聯系方式 - 友情鏈接
Copyright © 2016-2020 衡陽全搜索 All Rights Reserved
新聞熱線:0734-8611110 廣告熱線:0734-8686235 發行熱線:0734-8223670
版權所有 ICP證:湘ICP備12013025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3120180009 湘公網安備 43040702000120號
ag8.com亚游 -贵宾会新路中心